追蹤
卡魯的蔚藍天空
關於部落格
生活、心情、觀感...
  • 2691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4

    追蹤人氣

波折連連的 2011 苗栗鐵

比賽前一天還挺忙的!因為大女兒發燒、嘔吐,而老婆得去桃園上課,因此一早先匆匆把女兒先送到外公、外婆家,然後載老婆去桃園,再趕回來帶女兒看醫生......。感冒的小朋友很多,看醫生得大排長龍,因此看完已經中午了。趕緊設法在岳家餵大女兒幾口清粥後再餵藥(小女兒則由外婆幫忙張羅),卻又連粥帶藥全給吐了出來!連忙擦眼淚、擦嘴角(女兒的)、擦地板......,重新哄女兒忍苦吃藥。終於讓大女兒睡著了,再陪活繃亂跳、不肯睡覺的小女兒看電視(這時候岳父、岳母也累得睡午覺了),並設法哄她也睡個午覺。

等兩個女兒都睡了,時間也到了!於是再度出發到桃園接老婆回來,在岳父、岳母家吃晚飯後回家,再立刻驅車前往教練的工作室取回苗栗鐵人賽的參賽物品(號碼布、晶片.....),入夜後才能夠開始整理參賽裝備;等到整裝完畢,也已經午夜了。

入睡後,竟然夢到我抵達苗栗鐵會場時,為時太晚,所有人都已經比完上岸,我也沒資格參賽了。賽前夢見這樣情境,應該算是「惡夢一場」吧!偏偏惡夢竟也幾分成真,本來預定凌晨 3 點起床(因為要單日來回,又希望搶佔停車位),好整以暇地準備上路;偏偏一覺睡到 4 點半才驚醒!於是在一種「惡夢成真」的恐懼之下,匆匆排空、盥洗、出門。

只是車子開上高速公路之後,驚覺自己忘了帶手機!會不會已經帶了,只是忘記放在哪裡?於是一邊開車一邊冒險在袋子裡撈,還是一無所獲。偏偏已經答應 Kevin 大仔要載他回台北,也相約未曾謀面的鐵人之友 Alan 在會場相認;茫茫人海中沒有手機要怎麼聯絡上?再折返又恐怕誤事,就這麼在很強烈的焦慮感中繼續趕路......

到場之後已經是報到時間的 6:30,才把車停好,發現很巧合地隔壁車就是 Tman 隊友 KY 耶!遇到救贖了,趕緊跟他借電話,先聯絡 Kevin 大仔告知我忘了帶手機並告知我停車的地點,屆時萬一沒能巧遇,至少有個定點可以會合。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,再次檢查要放在轉換區的各種裝備,把大袋子一挪,赫然發現手機就躺在副手席底部。太好了,我又有手機可以隨時聯繫了!

還好「沒帶手機」與「遲到棄賽」一樣,都只是虛驚一場!不過,還是得感謝 KY 的慷慨借機,以及幫我那手搆不到的後背上防曬油的恩澤!

比起去年苗栗鐵人賽,Tman 不僅參加人數眾多,還有眷屬加油團參與的熱鬧盛況,今年實在冷清許多。選手名單中,列名的 Tman 隊員僅有四人(連同國手賴教練在內),還好到場之後,發現還是有幾位 Tman 鐵友以個人報名方式參加,KY 也是其中之一。於是拿著相機,喜孜孜地跟他們一一合照囉!(這真有「他相遇故知」的喜悅啊)

個人報名的 Tman 鐵友:(左圖)KY 與這回接受採訪(影片會公布在跑者廣場)的強哥;偕同同僚參賽的連長(右圖最右側著 Tman 鐵人服者)。


(左圖)曉春教練真強,這回出馬再次奪下分組冠軍!(右圖)本來以為休息許久的鄭大哥復出參賽,可惜不是,表示因為最近工作忙碌,缺乏練習,自謙還得再準備一番才能參賽。

因為有了電話,也就能夠順利地和鐵友 Alan 聯繫上囉!這可是他的第一場全程(標準距離 51.5km)鐵人三項呢!雖然去年他參加了這裡的半程鐵人賽,可是第一場「標鐵」竟然選擇公認山路最「硬抖」的苗栗賽,也真值得為了他的勇氣與堅決,用力地鼓鼓掌(呵呵,我的「初鐵」也選在苗栗,所以這麼說其實是藉他人之名誇讚自己啦!不過當時我懵懵懂懂,還搞不清楚鐵人三項的狀況,只是恰巧報名到苗栗賽,可不是像 Alan 已經對苗栗賽的艱難了然於心,仍毅然決然地選擇苗栗為第一場標準鐵人賽呢!

ps. 苗栗賽有三難:
困難一,西湖水格外地冰冷,而且就算出了大太陽,湖水還是忽暖忽冰。
困難二,騎車部分接近終點時有一段距離不短的陡上坡,就連高手也會興起下車牽上去的念頭。
困難三,跑步部分一樣有個大陡坡(緩坡就不提了),且得來回兩次!接近終點時是一段上坡!如果全程都要用跑的,很快就能讓人抽筋!


結果呢,鐵友 Alan 比預期的時間更早回到終點,儘管過程忍受著抽筋的痛苦,還是堅忍完賽!誠如這場鐵人賽的標語:永不放棄,真是個好樣兒的鐵漢!

「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」,這正是對 Alan 選擇以苗栗鐵為初次全程鐵人賽的最佳寫照!

至於我,這回游泳的表現覺得不太理想,大概是自從去年秋天之後就練習得不勤,而我的蛙式動作並不標準,因此都需要靠強力的划水與踢水來維持速度,偏偏這整個冬天為了學自由式,團練時蛙式練得並不勤,平日也沒有自己找時間多練習,以致於開年的第一場鐵人賽,自覺游泳的狀態不佳。結果,游泳用掉的時間為 38 分 08 秒 95。

Kevin 大仔今年沒報名當選手,而是擔任實習裁判。不過我很怕他的實習分數不佳,因為駐守彎道的他,應該是得提醒選手「減速!減速!」,可是每當他看到 Tman 隊友時,嘴裡卻都大喊著:「加油!催落去!」「快,衝啊!」.......。儘管如此,儘管這次比賽我對裁判有所抱怨,我還是要對裁判 Kevin 大仔敬禮,以表達我對裁判的尊敬與服從。 
騎車的部分,感謝上週 Tman 單車團練,讓我處於一種不錯的狀態,自我評估應該騎得比去年好,不但省道上的長上坡都維持還可以的速度,緩下坡也都奮力踩著大盤衝刺,不似去年在下坡段「收腳」休息。接近終點的那段大陡坡,我仍堅持全程用騎的,雙腳絕不落地,也做到了!不過也導致跑步時,雙腿已經非常疲勞!

在第二次折返的路上,一位裁判騎著摩托車跟在旁邊問道:「你的上衣呢?你這樣子我可以取消你的參賽資格喔!這是舉重服吧......」(我有穿啊!只不過布料較少罷了.......)儘管內心如此嘀咕,還是陪著笑臉:「以前都這麼穿啊!這是第一次有人說不行耶.....」總不好為了態度不佳真被判失格吧。在這些干擾之下,我還是自我感覺良好地完成了騎車賽段,使用時間為 1 小時 22 分 29 秒 71,看起來並不理想耶!只希望「傳言」這次里程數已經拉足 40 公里是真的(其實自己車上也有路碼表,只是出發前忘了歸零,所以無法得知正確的行車距離),不然這種良好的自我感覺,就變成錯覺了。

回到終點轉換區後,戴上棉紗手套與號碼布,出發跑步時,又被場邊裁判叫住:「你這樣子不可以喔,要穿上衣.....」害我又得折返回車邊,套上 T 恤,因此耗費了不少時間。出場時抱怨了一下:「你們太嚴格了吧,連國際組織 Ironman 在台灣辦的墾丁鐵人賽,也沒對我穿角力服參賽有意見啊!」裁判回應:「沒辦法,規則有寫啊.....」真是的,規則只說「不得裸露上身」,我的上半身還是有穿衣服啊!

看來我該嘗試穿類丁騎車會不會不舒服,如果OK,以後參加「中華民國鐵人三項運動協會」的鐵人賽,就先以類丁下水,上岸後套件背心或 T 恤,就這麼繼續上路,完成騎車和跑步吧(哈哈哈)

離開西湖度假村範圍之後,第一段緩上坡我還試著跑上去,卻發現右腿的股四頭肌已經出現快要抽筋的跡象,只好放棄跑步上坡,全部改以上坡快走、下坡才跑的戰術。唉,除了先前騎車那段大陡坡用力過度之外,自從台北多雨以來就一直沒練跑五指山,導致上坡體能與肌耐力下降,更是主因啊!

跑到接近終點,西湖度假村牌樓在望的最後一段上坡,心裡想著:「這一段坡就衝上去吧!」,開始跑著上去,不料坡道未達一半距離,右腿股四頭肌真的抽筋了!只好再改回來用走的,邊走邊揉一揉,到了平路段再緩跑,待終點在望時,總算可以一如我的一貫作法,衝刺回終點。這樣跑跑走走的方式,一共用掉了 1 小時 03 分 29 秒 73。

總計這場鐵人賽我一共費時 3 小時 04 分 08 秒 39,比起去年的 3 小時以內,著實退步不少(糟糕,最近幾場比賽,不論是馬拉松或鐵人賽,都是退步的)。好吧,只好安慰自己,參加這些活動,本來就是為了豐富生活、為了追求健康;至於成績,就別太在意了。


後記:

一大早當我停好車,整理裝備之際,跟我幾乎同時,停在我右側的 Opel Zafira 車主問我問題,一聊之下才知道,原來這是他第一次參加鐵人三項比賽,因此諸多狀況都是陌生的。除了回答他的問題,我也主動問他一些「準備」是否都就緒,也知道了他沒帶拖鞋。因為賽前把腳踏車與相關裝備安置轉換區之時,腳上的跑鞋就已經跟著擺在轉換區待命,這時候在比賽開始之前,如果沒有拖鞋,就只好打赤腳等待。雖然這時間並不需要到處走動或長途跋涉,赤腳也無妨;不過要光著腳丫子上流動廁所,我自己是會覺得挺不舒服的,於是主動出借多帶的一雙拖鞋給這位朋友,並告訴他反正我會晚點離開,等他回來開車時,只要把拖鞋放在我車邊也就 OK 了!

果然 Opel 車主都是有水準的(我也是 Opel 車主,藉故往自己臉上貼金啦)!待我回到車邊,果然這雙拖鞋已經「插」在前、後門把上,遠遠就看到了!助人而沒有被辜負,實在是一種很好的感覺。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