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卡魯的蔚藍天空
關於部落格
生活、心情、觀感...
  • 2691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4

    追蹤人氣

騎登五分山雷達站

不過這回跟騎,真的夠狼狽了!出門錢就已經感覺自己身體狀況不是很好,可能是因為週五打羽球打到很累,晚上卻沒因此早點睡;週六卻又凌晨 4 點多就起床,載老婆到台中趕 8 點 10 分的課,也帶小朋友再台中玩一整天......週日為了團騎,又是 5 點就起床,還來不及補前一天睡眠不足與舟車勞頓的疲憊。

更影響至要的是,上一回騎車已經腿抽筋,接下來還是練了點跑步、打羽球又讓雙腿疲勞不已!因此這回跟騎,竟然在第一的爬坡關卡:南港到深坑,就已經感到吃力.......為了避免騎到某個路段再次抽筋,這回我全程都只敢儘量和緩,不再逞強(因為能完成整個行程,就是最極限的逞強了)。

前段路線都跟之前上不厭亭一樣,直到前往雙溪的岔路,我依照「舊習」直接轉入平雙產業道路,然後被後頭的同伴大聲呼叫回來(這時候我不是因為騎得快而領先,而是因為在岔路前的 200 年歷史柑媽店休息後,我早大家 20 秒跨上車出發)!原來要登上五分山雷達站,得繼續循著 106 縣道前進,才能到和不厭亭遙遙相望的山頭嘛!


雖然站在山下遠望,五分山雷達站好像比不厭亭高得多(站在不厭亭遙望的感覺也相同),不過實際騎起來,要登上五分山雷達站其實比較容易。主要是因為從 106 線道轉入前往雷達站的岔路之後,雖然要攻的山頭頗高,過程卻是「看起來近在眼前,騎起來遠在天邊」!也就是說,該路段以之字路線緩坡上升,距離拉得頗長,心理難度增加了(怎麼還沒到?怎麼還沒到!),但是雙腿的負荷卻減少了。

接近雷達站時,景色頗為宜人,遠眺山頭上的雷達站,竟有向城堡邁進的錯覺!因為之字山路邊的舊式護欄,遠看好似城牆,山頭上的雷達站,也因此顯現出歐洲古堡的氣勢了!可惜只用手機的鏡頭,拍不出那種氣勢與品質。


成功登頂之後,最可惜之處,是雷達站入口位於背對不厭亭的一側;而雷達站又不是開放參觀的場所,因此沒有機會拍下「遙望不厭亭」的照片。只能夠在雷達站門口,享受同行施教授一家人帶來的冰涼補給飲料。這回施教授不但自己和我們一起騎,女兒也來了(第一回上不厭亭時也是)、在美國念書,目前放假回台灣的兒子也來了!至於施教授夫人,則是一路開著車當補給救援車,沿途也幫賣力上坡中的我們加油、拍照;當然,最造福大家的,就是車內一桶又一桶的冰涼補給飲料啦!否則氣象站可不似不厭亭入口處還有個賣青草茶的小發財可以補給。

看表情就知道我累了!五分山雷達站前拍攝的這張照片,確實透露出這樣的訊息啊!

回程循原路,其實大致輕鬆,只有深坑到南港又得再翻個山頭,比較吃力!這也是我最擔心之處。還沒上雷達站,就已經覺得小腿隱隱要抽筋(週五打羽球累積的疲勞),還好這個路段都是緩坡,以最輕鬆的齒比,穩定的迴轉,還能攻上去;平溪、石碇間的山路起伏,小腿似乎要抽筋的狀態再現,只好再把迴轉速放緩,甚至進了深坑,還趕快找個便利商店吃吃喝喝、休息一下。到了最後關卡,進入深南路開始上坡,維持跟攻上五分山雷達站時相同的騎法,穩定踩踏,竟也能維持不「墜」!差別是太陽烈得多,又沒風,艱難程度竟覺更勝攻五分山頂!還好這山頭不算高。

過程中,電話曾經響起。我不敢停下來接聽,深怕一停步,就失去持續上攻的動能;直到騎上最高點,原來是隊友阿傑的關心(來電時,他們也在深南路的最高點);到家後,Jimmy 大仔也曾來電關心。大家都關切落隊的我這是否順利回家,真是謝謝了!

後記:
回到家大概中午 12:30,到了下午 2 點多開始下大雨!真幸運沒有在體力透支還得繼續騎車的階段遭逢大雨,真是幸運!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